社會正義

打開歷史的潘朵拉盒子:道歉、究責與爭奪話語權下隱沒的二二八真相

2017/02/27 by 須文蔚
打開歷史的潘朵拉盒子:道歉、究責與爭奪話語權下隱沒的二二八真相
本文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今年的二二八紀念日還沒到來,各方不同詮釋的聲音蜂擁而至,馬政府時期常見的「政府道歉」,隨著時代過去,聲量漸小。新政府挾「轉型正義」的理念,主張究責,蔡英文總統表示,政府會帶頭調查真相、呈現真相,追究二二八事件的責任歸屬,改變「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的現狀。中共則拉高音量紀念二二八,將事件「定性」為「中國人民解放鬥爭的一部分」。何以一個歷史事件,竟引發多方不同的詮釋?只能說言者有心,就看聽者是否能會意了! 

國民黨長期以道歉與和解的姿態,將二二八事件解釋成戰爭時期的混亂,臺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經濟瀕臨破產,適逢國共內戰,面對反對政府貪污腐敗的抗爭,政府有了過當的反應。在頻頻道歉、賠償與還原真相的同時,強調唯有和平,方能避免悲劇重演。國民黨的論述遮蔽了二二八事件當時,民變中武裝抗爭的衝突,乃至台灣共產黨、美國託管派等勢力,企圖改變台灣主權狀態的力量爭奪。 

民進黨早在2006年就已經透過官方出版《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論述中,時任行政院長的蘇貞昌,就高度肯定報告,並請法務部根據附論的民事與刑事責任,研議進一步的作法。前總統陳水扁也指示,研議追究二二八法律責任,法律是用來維護社會公義的基石。顧立雄、李勝雄、林鴻文、薛欽峰、高涌誠、尤伯祥及王龍寬等律師就曾代表108名受難者和家屬,到法院對國民黨起訴,歷經三審,顧立雄說:「法院一方面認為我們無法證明國民黨有侵害行為,另一方面卻對我們種種調查證據的請求一概置之不理,就這樣我們一審輸到三審,安靜但也略帶悲壯地的把這個訴訟寫進228的歷史中。」如今民進黨全面執政,過去執政八年民、刑事責任追究的努力,乃至法院終局的判決都略而不提,高唱追究加害者,看來政治上與道德上的訴求,會高過民眾實質的正義期待。

中國大陸官方紀念二二八,強調中國共產黨領導「二二八事變」,中共在此時出手,無非想點出一個歷史背景,就國際共產運動的浪潮下,1940年代的中國與台灣有大批社會主義青年,是共同傾向建立一個赤化政權。但此說不免扭曲了歷史事實,當時發生在台中與嘉義兩場武裝暴動,固然有台灣共產黨人的組織與帶領,目前並無明確的證據可以支持中共當時直接指揮與涉入此一行動。值得玩味的是,當民進黨拼命把蔣介石醜化為殺人魔時,中共竟然為蔣介石開脫,間接點出蔣介石派遣整編21師入台平定謝雪紅與張志忠的武裝暴動,避免台灣成為解放區,也就沒有落入1949年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事實上,無論是道歉、究責與爭奪話語權,都只是各自以一種政治盤算,打開歷史的潘朵拉盒子,讓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更隱沒在意識型態的爭論中。哈佛大學福格爾基金會歷史學教授,安德魯.戈登(Andrew Gordon)就提醒關注東亞歷史時應當以「貫戰史」的角度分析,也就是不應當把二次大戰當作一個分水嶺,單獨分析戰前或戰後的一個歷史現象,而應當納入前後的政治、經濟與社會情境。「二二八事件」的觀察、反省與紀念,何嘗不是如此?加害者與受害者要如何釐清?相信不是一刀兩斷就能夠評價清楚的。



 
須文蔚
作者

須文蔚

東吳大學法律系比較法學組學士、政大新聞研究所碩士、博士,亦為數位文學理論家與網路作家,文學評論、文化評論者。
現任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兼任系主任、花蓮縣數位機會中心主任。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