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事務

中國霸權的興起?西方如何看待「一帶一路」

2017/05/26 by 甘逸驊
中國霸權的興起?西方如何看待「一帶一路」

戰略佈局

習近平上台後積極推動「一帶一路」,為打造通過陸路和海路把中國與東南亞、南亞、中亞、中東、歐洲和非洲連接起來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中國計劃投入超過上兆美元的資金,建造橫跨歐亞大陸的公路、鐵路、港口、油氣管線及其他基礎設施,除此之外,「一帶一路」的議程也包含了降低貿易壁壘、刺激區域貿易與促進監管協調等極具企圖心的目標。

依照中共的說法,「一帶一路」的主要目的,在於協助參與的國家,以基礎設施建設為依託,刺激新型經濟的蓬勃發展,藉此打破傳統地緣政治上,高風險國家中普遍存在的貧窮與動蕩互為因果的惡性循環。

習近平曾說,「中國這頭獅子已經醒了」,該是中國在國際社會嶄露頭角的時機,但他亦聲稱,中國將發展對世界的良性力量,中國不構成威脅。隨著國力的快速崛起,中國已在區域與全球積極佈局,從90年代起,中國即倡議亞洲貨幣基金,試圖主導地區金融結構,之後更積極協助深受亞洲金融風暴影響的國家,採取措施幫助亞洲國家穩定貨幣。中國更在本世紀初成立「上海合作組織」,在政治、經濟、外交甚至軍事上,拉攏俄羅斯和中亞國家。中國大陸在區域與全球的勢力延伸,是循序漸進、由近而遠、有方法、有步驟的戰略佈局。

 

西方的評價

藉由「一帶一路」在地域的廣化與合作政策的深化,中國有計畫地將歐亞大陸、非洲甚至環太平洋納入一個以中國為核心的全球經濟活動以及價值鏈網絡,形成在全球秩序中與西方世界對應的另一「極」(polarity)。對此新的發展,西方普遍認為習近平已放棄從1980年代以來鄧小平所提倡的「韜光養晦、絕不出頭」戰略,而改採主動積極的對外政策。

對於一向習於傳播自由市場、民主法治等普世價值的西方世界而言,「一帶一路」所彰顯的中國快速崛起之勢,是一種對現存秩序的嚴肅挑戰,西方還在重新理解與重建理念的過程。

西方社會對於「一帶一路」較為務實的看法是,西方主導世界已數百年,現在中國崛起勢不可擋,西方需重新理解中國,也需超脫傳統的思維,試圖接受未來世界發展的不同可能性。「一帶一路」或可為在全球化過程當中原處於弱勢的區域與國家,改善經濟賴以發展的基礎建設,深化國際貿易的互動,進而縮短國家之間不平衡的發展態勢。

但更多的西方觀點採相當保留甚至負面的態度,這些指責包括:中國雖高舉全球化大旗,實則刻意製造美國衰退的假象,藉此彰顯中國足以取代美國主導地位的形象。事實上,中國肆意實行資本控制、限制外國投資、補貼出口企業、操縱貨幣,因此,中國並非真正自由貿易的擁護者。

有些批評則集中在「一帶一路」對其他區域合作或統合(大陸稱「一體化」)的衝擊甚至傷害。歐洲聯盟便對於中國—中東歐的「16+1」機制有所怨言,相較於西歐,中東歐發展相對緩慢,中國大陸過去數年積極發展與中東歐的關係,提供貸款與援助,但也使得歐盟感受到競爭的關係。

另有批評對「一帶一路」的實際作用提出質疑。中國向發展較為弱後地區外銷「一帶一路」的目的,主要還是出口過剩的產能,提供超大型國有企業發展海外市場的管道。中國在這些地區或國家所推動的項目,是從中國的需求為出發點,而非當地的真正所需,如此將扭曲當地的經濟結構,甚至可能因貸款數額過大,超出當地國償還能力,因而損害其信用評等。

簡言之,西方對於「一帶一路」的整體憂慮集中在中國可能在區域與全球所逐漸強化的霸權。

 

中國將成為霸權?

判別「一帶一路」倡議是否將成為中國強化霸權的工具,可以從三個變數去衡量:一是必須以當地國的真實所需為考量,所進行的經濟合作項目必須對人民生活改善有真正的幫助,也需兼顧公平正義、生態永續的原則;二是參與者是否多元,一方面需視受惠的國家是否能在較為「政治中立」的條件下獲得適當的援助,例如不以主權受損的條件,或是不迫使當地國「選邊站」(美中競爭);三是提供援助的參與國家亦需多元,包括美、歐、日等先進國家,以「中和」中國主導的勢力。

事實上,從人類歷史的發展軌跡可以看出,當一個正在興起的強權開始被視為對現存強權以及其建立的現存秩序展開挑戰時,此一興起中強權的任何倡議或策略都容易被放大鏡檢驗,其影響力容易被誇大,其威脅性也容易被渲染。中國在興起過程當中,如要避免重踏歷史的覆轍,除了要在「一帶一路」戰略上審慎考量以上三變數以外,其他外交與安全政策的整體規劃,包括對於週邊國家的政策、大國關係、國防武力的擴張、對聯合國人道救援任務的參與,均將相互影響,共同形塑中國在全球層次的強權形象。

 

文章標籤:
一帶一路
中國
外交
甘逸驊
作者

甘逸驊

英國劍橋大學國際關係博士
曾任「歐洲聯盟研究中心(EU)」執行長、國安會諮詢委員
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美國暨歐洲研究所研究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