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事務

川普又一外交政策「髮夾彎」? 美國對敘利亞的軍事攻擊

2017/04/13 by 甘逸驊
川普又一外交政策「髮夾彎」? 美國對敘利亞的軍事攻擊

正當臺灣慶祝兒童節的當天,卻傳來敘利亞無辜兒童遭受化學武器毒害的不幸消息。為對付佔領北方省份的反抗軍,阿塞德政權使用神經性化學武器(應為沙林毒氣),造成至少85人死亡,其中包括27名兒童。

在敘利亞阿塞德政權非法使用化學武器造成無辜平民死傷之後,美國新任總統川普無預警地授權美軍,對敘利亞空軍基地發射59枚戰斧巡弋飛彈,一舉打破美國自歐巴馬總統以來對敘國的綏靖政策。美國的行動受到包括英國、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日本、澳洲、紐西蘭等主要盟國的支持,而一向支持阿塞德政權的俄羅斯則強力反對,俄羅斯宣稱,事實的真相是,由於擁有化武的反抗軍遭到政府軍轟炸才使得毒氣外漏,俄方甚至質疑美國假藉化武事件,實則早已預謀入侵敘利亞。另一方面,當時正在訪問美國的中共主席習近平則對美國的軍事行動保持相當審慎的態度。

川普一向主張美國對外進行軍事縮減,此次卻在未受聯合國安理會授權情形下,直接動武,全球關注川普的外交政策是否正歷經重大轉變。

 

阿塞德使用化武的不良紀錄

由於化學武器所可能造成的「無差別性的」傷害,尤其容易造成無防護設備平民的大量傷亡,早已被國際社會所嚴格禁用。

雖然在敘利亞內戰中,究竟是政府軍抑或反抗軍擁有與使用化武,仍有爭議,但由於化學武器的研發、製造、儲存、使用,需大量資源並存有高度危險性,因此非政府型態的政權很難使用化武做為有信度的武器。儘管國際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曾有使用含氯與芥子氣等毒氣做為武器的紀錄,但無任何跡象顯示,恐怖組織具有使用神經性化學武器的能力。

敘利亞總統阿塞德使用化武攻擊反抗軍與平民早有前例,早在2013年8月,敘利亞政府軍就已使用沙林毒氣,造成1,400人死亡,引起舉世撻伐。當時美國總統歐巴馬宣稱,阿塞德的暴行已超越美國的「紅線」,但美國並無任何懲罰行為,而是接受了俄羅斯的提議,由阿塞德政權加入國際化武協議,繳交所儲存約1,200噸的化武,當時歐巴馬還宣稱此乃美國外交的重大勝利。

然而,最近的化武攻擊可證實,阿塞德隱藏了敘利亞仍存有化武的事實,也可見他從未放棄使用化武對付自己人民的企圖,國際社會則低估了阿塞德再度使用化武的能力與野心。

 

敘利亞的難解題

敘利亞內戰從2011年開始至今進入到第七年,已造成五十萬人喪生,五百萬人逃離海外成為難民,另數百萬人在敘國境內流離失所。敘利亞內戰已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最為慘烈的人道危機,西方雖高喊人道救援,但也提不出任何解決之道。    

美國在空襲敘利亞的後續行動有待觀察,但美國的選項也相對有限,投入地面部隊的可能性不高,去除阿塞德也有很大風險。主要原因是,敘利亞的情況太過複雜,並非如北韓是由獨裁者操控,敘國內鬥的角色包含了政府軍、各個派別的反抗軍、不同的恐怖組織,再加上西方、俄羅斯、土耳其各個大國的利益糾結。

以內部勢力而言,阿塞德領導的政府軍固然殘暴,但反抗軍又與恐怖組織連結,使得西方國家陷於兩難。此情況似曾相識,阿拉伯之春將中東地區的獨裁者推翻,但是群龍無首的情況卻帶來國家的分裂與恐怖主義的倉狂。

再以外部勢力來看,各國際勢力在敘利亞的利益錯綜複雜,各有盤算,使得敘利亞問題的解決更形困難。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以遜尼派為主的海灣阿拉伯國家、致力對付庫德族的土耳其等一心想推翻阿塞德;與阿塞德同為什葉派的伊朗則極力捍衛,而俄羅斯著眼於地中海與高加索的地緣戰略刻意維護阿塞德政權。

美國的敘利亞政策最為投鼠忌器的對象就是俄羅斯。從2015年開始,俄羅斯即以空中武力加以保護敘利亞政府軍,阿塞德因而逐漸奪回反抗軍所佔領的土地,現在政府軍已佔上風。西方數次有意制裁敘利亞的舉動,包括美、英、法在聯合國安理會提出的決議案,都被俄羅斯否決。如果西方在化武攻擊後有意組成聯合陣線對付阿塞德,由於俄軍長期駐紮在敘利亞戰場,將可能引起西方與俄羅斯的直接衝突。

 

川普外交的不確定性

雖然川普出人意表地對敘利亞動武,但如果據此推斷美國將積極投入敘國內戰,則屬過於武斷的推測。

檢視川普以往對美國敘利亞政策的言論,可看出他一向反對用兵。當2013年敘利亞發生化武攻擊時,川普即大聲疾呼,反對美國對阿塞德動武。在他成為總統候選人後,更大加批判歐巴馬總統,他認為美國不該敵視阿塞德,而應加入俄羅斯,集中全力對付「伊斯蘭國」。事實上,歐巴馬亦無意介入敘利亞內戰,美國自2014年9月起開始空襲敘利亞,乃針對恐怖組織而非敘利亞政府軍。

就在此起化武攻擊的前數日,川普政府仍公開宣稱,美國可以容忍阿塞德,因此將不以政權更替做為解決敘利亞問題的解決方式,因為美國必須聚焦於「伊斯蘭國」。但當化武攻擊發生後,川普態度急劇轉變,宣布他對敘利亞與阿塞德的態度有所改變。川普在就任後如此短的時間就對外採取武力,且與之前的態度大相徑庭,再一次證實了他反覆無常的決策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從原先「美國優先」所彰顯的孤立主義,到現在積極的軍事行動,以及一再強調,在處理北韓與敘利亞問題時「美國會單獨行動」,川普的外交政策是否將從孤立主義,轉化成為單邊主義?但在與習近平的高峰會上,川普又極力尋求與中國在北韓、敘利亞等重大國際議題的合作,似乎又回到國際政治的現實。


臺灣所需關心的是,川普在兩岸議題上反反覆覆。在競選期間川普對中共姿態強硬,指責中國大陸操縱貨幣,甚至在當選後有意挑戰「一中」政策,但之後又退回到美國傳統立場,並在川習峰會前夕,再次重申遵守「一中」政策。以中國大陸不斷興起之實力,以及在國際社會逐漸強化的影響力,美國必須依賴中國來處理國際社會的重大議題。臺灣必須放棄對川普兩岸政策的幻想,務實面對川普對外政策的高度不確定性。

 

文章標籤:
外交
川普
敘利亞
甘逸驊
作者

甘逸驊

英國劍橋大學國際關係博士
曾任「歐洲聯盟研究中心(EU)」執行長、國安會諮詢委員
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美國暨歐洲研究所研究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