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

美中兩強相爭變局的崛起: 臺灣何去何從?

2017/02/20 by 甘逸驊
美中兩強相爭變局的崛起: 臺灣何去何從?

美國反全球化與反體制的民意選出了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川普,為國際社會帶來動盪不安,在此關鍵時刻,中共勢必毫不遲疑繼續進行其挑戰霸權的雄心壯志。世界局勢為之丕變,「兩極」(G2)之勢隱然成形,未來兩強競爭恐多於合作,中小型國家將難以自處,臺灣的環境更因處於兩強之間而益顯困難。

快速興起的全球新秩序將在四個層次上產生「四化」的衝擊,並嚴重壓縮臺灣的內外生存環境。

 

全球秩序徹底改變

首先,在國際層次上,全球權力平衡將呈現「兩極化」(bi-polarisation)。人類歷史曾出現多次興起中的強權刻意挑戰現存的強權,雙方以意識形態之爭為手段,瘋狂追求排他性的狹隘國家利益,對外搶奪勢力範圍,拉幫結派,最終以毀滅性的戰爭收場。美中兩霸如果發生間接甚至直接的衝突,對臺灣而言可謂大難臨頭。

在美中的雙邊層次上,兩者的互動有趨向「極端化」(extremisation)之虞。剛上台的川普政府顛覆了美國傳統外交的規範與價值,卻又提不出值得期待的替代選項。其外交政策似乎遊走在非理性的意氣之爭vs.理性的利益考量之間,又將國家利益與全球戰略刻意分離,顛覆傳統敵友關係。相反的,中共的長期戰略倒是清晰明白,在區域上伺機試探美國底線(如東海、南海),進一步藉此良機爭奪國際領導地位,企圖成為全球權力遊戲規則的制定者甚至執行者。

 

臺灣遭受內外夾攻

而在對臺灣生存最關鍵的兩岸關係層次上,兩岸消長態勢已呈「常態化」(normalisation),難以翻轉。長期以來,中國大陸採取攻勢戰略,無論是在國際政治、雙邊經濟、民間的文化互動,無不積極主動。反觀臺灣,雖有一身「軟實力」本事,但處處採取消極的守勢戰略,缺乏志氣以做為華人政治改革的先行者,以及進步議題的倡議者,無法藉此爭取大陸民心,亦難獲得國際支持。籌碼毫無發揮之處,高下立判。

在臺灣的內部層次上,傳統相互制衡的統獨勢力,似乎已一面倒的「傾斜化」(inclination)。臺灣的統獨並非完全的零和遊戲,藉由民主的程序,雙方懂得相互包容,且在歷史關鍵時刻,其適度的均衡關係或能為臺灣爭取有利籌碼與協商空間。但長期的教育薰陶與政治鬥爭培養出新生代的認同,已與中國大陸漸行漸遠時,中國大陸的領導人與一般人民對臺灣的耐心恐將逐漸消失殆盡。

 

臺灣何去何從?

 總結以上的「四化」新秩序,美中這兩位臺灣的「老大哥」的競合關係,將持續為世界帶來更多難以預期的「戲劇化」(dramatisation)發展。臺灣身處的東亞區域有可能發生朝鮮半島戰事、中日釣魚台衝突、兩岸軍事危機、中美南海衝撞?還是北韓金氏王朝的終結、中日和解、民共新共識、美中因利而合作?兩個不同情境會將臺灣引領至完全不同的方向。

臺灣一直將西方世界視為價值與利益的盟友,不過這個夥伴內部正煙硝四起,英國出乎意料的決定脫離歐盟,緊接著美國又跌破世人眼鏡選出業餘政治人物,其他歐洲國家的極端勢力正伺機而動。局勢正在巨變,在未來的世界裡,黑天鵝就是「新常態」。

面對世界變局,臺灣本應有能力、有經驗、有本事面對一隻接著一隻的黑天鵝,但是我們必須先決定我們想要扮演何種角色,執政者必須清楚告訴人民,到底臺灣是世界變局大戲中的主角、配角、還是跑龍套?或許我們應該反過來督促執政者,趕快擘畫好全方位的「軟實力」攻勢戰略,才能將臺灣置於歷史大舞台的關鍵地位。

 

文章標籤:
兩岸
兩岸關係
甘逸驊
作者

甘逸驊

英國劍橋大學國際關係博士
曾任「歐洲聯盟研究中心(EU)」執行長、國安會諮詢委員
現任國立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美國暨歐洲研究所研究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