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正義

正視台灣的民主危機

2017/04/27 by 葉慶元
正視台灣的民主危機


有一個國家,他的執政黨,可以凍結主要反對黨的資產,隨時在警察的陪同下派員進入反對黨的辦公室內進行搜索,並且可以隨時要求主要反對黨提出內部文件供政府審查,否則依法重罰。

有一個國家,他的執政黨,可以恣意將民間公司及社團收歸國有,甚至在民間社團拿不出30年前的賬務資料時,威脅直接撤換社團負責人。
有一個國家,負責監督全國官吏的高級官員,會公開威脅要將所有對反對黨做出有利判決的法官全部撤換。
有一個國家,將專責偵辦總統、院長、部長等高階官員的檢察機關裁撤。
有一個國家,在廣播閒置頻道充分的情況下,會突然關閉民營的電台,以便開播政府電台,即使政府電台在數個月後才能開播。
有一個國家,必須要有三分之一的國會議員連署,才能聲請憲法解釋,但是主要的反對黨席次不到三分之一。
有一個國家,目前有一半的大法官是由現任總統任命,而決定法律是否違憲的門檻,必須要有三分之二大法官的同意。
有一個國家,正計畫將最高法院的法官,由考試任命的終身職法官,改為總統直接任命。

這個國家,就是你我的祖國。
這個國家,將近六成的民眾對執政黨不滿,但是束手無策。
這個國家的國會,可以在10分鐘內,初審通過8,800億元的特別預算,要求後代子孫承擔這8,800的債務;同一時間,卻主張政府財務危機,必須縮減退休公務人員的退休金,以每年節省80億元。
這個國家的執政黨,曾經告訴民眾,如果對政府不滿意,可以大聲抗議,可以拍桌。但是當民眾走上街頭,面對的卻是刀片拒馬、鐵絲蛇龍。
這個國家的總統,高舉人權及主權大旗,但面對國民在海外犯罪被遣送對岸,不發一語;面對國民被對岸羈押,可以沈默24天,遲遲表態;面對對岸異議人士尋求政治庇護,可以直接遣返。
這個國家的總統,選上前宣稱保護勞工,選上後卻批評勞工有問題不直接向雇主抗議,害她的政府「公親變事主」。

我們,這個國家的人民,該怎麼面對這樣的執政黨,這樣的總統?
我們可以持續冷漠,坐視這個政府,不斷地削弱檢察官對政府的監督功能,並且將手伸進法院。
我們可以持續冷漠,坐視這個政府,將主要反對黨一步一步地控制、瓦解。將他不喜歡的公司、社團收歸國有。
我們可以持續冷漠,坐視這個政府,關閉他所不喜歡的電台。
我們可以持續冷漠,坐視這個政府,亂花我們的稅金。
我們也可以,在網路上,在街頭上,告訴這個政府:「夠了!你們才是最大的黑箱!」
我們更可以,發動或參與公民投票連署,反對這個不斷違憲擴權的政府!

你,要選擇冷漠,還是行動?


 
葉慶元
作者

葉慶元

泰鼎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
2007年擔任臺北市政府法規委員會主任委員。2009年至2012年兼任臺北市政府國際事務委員會委員暨執行長。並於2009年被財團法人孫運璿學術基金會選為「傑出公務人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