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正義

台灣正在「川普化」? —分裂與對立不是治國絕招

2017/02/20 by 廖元豪
台灣正在「川普化」? —分裂與對立不是治國絕招
美國總統川普,從競選時一直到勝選就任後,一連串言行都令全世界瞠目結舌。雖然「川蔡電」使部分台灣人受寵若驚,但國內的媒體、網路,以及知識界的討論,對這位特立獨行的「94狂」基本上還是負評居多。
然而,台灣的政治氛圍,真的與「川普風」有很大差距嗎?

川普最大的特色,也是最糟糕的政治風格,就是「只論敵我,不談是非」。他的論述都很簡單,只有結論與口號。他吸引注意及掌聲的方法,就是把問題簡化成「有壞人」,然後用不可思議的政策與粗魯的謾罵攻擊敵人。經濟不景氣、失業率高,他就把「非法移民搶工作」當成主因,然後提議要在墨西哥邊境蓋高牆。恐怖主義與國家安全令人憂心,他就宣稱要禁止穆斯林入境,就任後更發布命令限制七個以穆斯林的國家國民入境。這些措施並不能促進經濟,也難以維護國家安全,但卻先將全體移民、墨西哥人(移民或公民),與穆斯林都打成了敵人。讓這些少數群體受到許多法律上的歧視、干擾,也在社會上進一步污名化。

任何人只要對川普有所質疑,他從不認真辯護。相反地,無論是政敵、媒體、影星、陣亡將士的父親,乃至外國元首,川普的做法就是對罵,而且是粗魯地羞辱。媒體批評政府本是天職,但他既不答辯也不解釋,卻公然說「媒體只會作假新聞,是美國人民的敵人!」。他也以總統之尊,對梅莉史翠普這樣一位普受敬重的女星,咒罵說梅姨是「史上最名過其實的女星」。甚至當法院的裁定對他不利時,他居然不是針對裁判的意見認真回應,而是把法官說成是「所謂的法官」,並且連番對法官們進行人身攻擊。這在美國這樣一個重視法治,司法地位又及極其崇高的國家,實在難以想像。莫怪連他自己提名的大法官候選人也表示難以接受
 
這些表現很離譜,但別罵川普罵得太快。在台灣,政府做的是一樣的事。蔡總統的言語固然尚稱優雅,可是政府現在面對各方批評的態度,不也經常是「敵人化」、「醜化」之後再加以攻擊?年金改革就是一個例子。在國家財政不好之際,改革或許不得不然。但數十萬公教人員原有的「公法上請求權」,居然要被政府(債務人)片面限制縮減,已經夠委屈了。而政府官員與執政黨立委,不哈腰鞠躬說「歹勢」,卻反覆強調國家要被軍公教拖垮—這簡直是把債主當米蟲。更別說還連主管年金的考試院一起罵。這種污名化論述唯一的好處,就是煽動「非軍公教」的一般人把軍公教當敵人,並且基於妒恨而一起咒罵,進而壯大自己的力量。

至於咒罵法官,這其實台灣遠比美國要更「先進」。多年來,大家愛把政治爭議帶入法院,但法院判決要是與自己的立場有別,政客就帶頭批評法官「有政治立場」。而近來在行政院黨產會與國民黨的爭訟中,顧主委身為資深律師,卻以鄉民語言咒罵法院,其實也是川普上身。

川普與台灣當前的執政者,都最善於、習於以民主內戰的模式來處理政策見解的不同,將意見不同的國民「敵人化」後,鼓動多數「善良百姓」與之為敵。這種做法,可以鞏固勢力與消滅敵人,但卻無法解決問題,更不能促進對話與團結。小英總統在當選的記者會上曾說:「我會和2300萬人一起向前走,共同打敗這個國家的困境,我們不會因為選舉而分裂,而是因為民主而團結。」,說得真好。分裂與對立的絕招—把自己的支持者定義成「台灣人」,反對者就不是「人民」,甚或不是「人」—可以贏得選舉,但無法治國。我們誠摯希望這種鼓動分裂,製造對立,仇視(部分)人民的川普風,不要繼續在台灣演出。


 
廖元豪
作者

廖元豪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研究專長為憲法、行政法、反歧視法、移民法、美國公法。曾獲選中央社2006年「台灣十大潛力人物」,並兼任多處政府機關之人權保障諮詢委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