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廖元豪觀點】公僕開除頭家?—有台胞居住證,仍是百分百台灣人!

2018/09/25 by 廖元豪
【廖元豪觀點】公僕開除頭家?—有台胞居住證,仍是百分百台灣人!
蔡英文總統。(照片來源:蔡英文Tsai Ing-wen臉書專頁)


中國大陸推行「港澳台居住證」,要給在大陸工作求學的台灣人多一些方便。而我們的政府面對這種「太陽」,居然吹起怪風,宣稱要對申辦居住證的台灣人,「限制公民權」。什麼是公民權?目前語焉不詳,但可能會限制應考試服公職等重要基本權利,甚至有風聲要「除籍」。這實在是荒謬又可怕的事。

所謂「公民權」就是作為國家「頭家」的資格與能力。民主國家裡,人民是頭家,是皇帝,政府是公僕。這不就是台灣多年來追求民主,所要達到的境界嗎?我們這些頭家把偌大的政府機器與每年上兆的新台幣交給公僕,雇用他們來服務。結果今天這個「僕人」教訓頭家,考慮要把頭家攆出去。這是民主政治,還是以奴欺主爬到頭上來?

什麼叫「除籍」?就是拔除中華民國國民的「戶籍登記」。要知道,在台灣的制度下,絕大部分的權利義務,都是釘著「戶籍」與「身分證字號」而來。孩子就讀國民教育,辦理健保與各種補助,乃至要駕照護照甚至信用卡,都以這個「戶籍身分」為基礎。「無戶籍國民」的地位,其實有時比外國人還不如。這也是為何移民台灣的外籍與大陸配偶,會對於「設籍」、「身分證」這麼在意的原因。因為沒有登記戶籍,在台灣簡直寸步難行。在我們的法律上,「戶籍」基本上就是「公民身分」,也就是你我在台灣這個政治社群的「成員資格」。這種「身分基本權利」,不是來自你我有什麼成就,也不是因為我們天賦英明,而就單單因為我們是台灣人,是中華民國國民,所以就擁有這個「公民身分」。絕大部分在台灣設籍的中華民國國民,這個身分地位都是「與生俱來」的。除籍,就是完全「剝奪」我們的身分權利;「限制公民權」,就是要把我們的身分權利「打折」或「限制」。這是「政府」可以幹的事嗎?

今天民進黨政府居然敢「考慮」要因為人們去大陸領一張證件,而剝奪或限制頭家的資格。「政府」限制甚至剝奪人民的「公民權」,不僅以奴欺主沒有秩序,更重要的是有嚴重的利益衝突。試想,如果這一招能用,那太可怕了。以後民進黨不怕選舉會輸了,只要把所有「不會投給民進黨」的人都除籍,或「暫時限制投票」(至少在最近一次選舉),不就綠色江山萬萬年了?或說,溫和一點,客氣一些,可以限制某些「台灣人」不得擔任公職,這樣民進黨就可以大方地把「自己人」通通塞進政府理當酬庸。同時還可以警告那些不支持本黨的人—不聽我們的話,連公教人員都沒得當了。別以為這種事太離譜。看看這兩年來民進黨政治人物的囂張:他們敢限制你服公職權,就敢禁止你投票,甚至拔掉你的戶籍國籍,讓你成為無國籍人球,他們都很有經驗的。這與當年戒嚴時期,政府拔掉海外異議份子的戶籍,讓他們成為「黑名單」無法回國,是差不多的招式。沒想到解嚴三十年,政黨輪替三次,卻一夕回到動員戡亂時期!這個政黨要說轉型正義?多諷刺啊。

在民主國家,政府限制甚至剝奪人民的公民權(不是自願放棄),是極為嚴重的事。憲法第二條規定,「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請問被主權者託付的政府,可以自己決定「誰」是「主權者」嗎?就算有此類制度(限制公民權)的國家,也只能限縮在類似「叛國」的行為類型。請問,到大陸討一口飯吃,讀一個學位,因此拿一張證件,就是叛國嗎?我們綠藍多少政治人物與商人,都是美國台灣兩地跑。就算沒拿綠卡,也有當地的居留證件(學生或工作簽證、駕照,或州政府核發的身分證件),不是嗎?邱副主委還說:「中國片面核發居住證,是一項企圖透過社會經濟融合削弱台灣主權,具高度政治圖謀的統戰作為」。請問,美國核發綠卡,難道不是「片面」核發嗎?有與中華民國政府商量嗎?中華民國政府的移民署核發外籍人士「外僑居留證」,有得到外國人的母國同意嗎?那為什麼中共發個居住證,需要跟我們商量?邱副主委要不要全面清查,台灣人在世界各地工作、求學、居住,有沒有拿任何「居住」或「居留」的證件?

說這是中國的統戰作為。天啊,難道不發居住證,中國大陸就沒有在「統戰」了嗎?許多參與過太陽花學運,痛批當年馬政府「舔共」的青年,現在也在中國大陸拿他們的「學生證」讀書。這不也在對岸的「統戰」下嗎?如果透過「社會經濟融合」,台灣的主權就會削弱,那台灣實在遜斃了吧。台灣不是對自己的民主政治與社會包容超驕傲的嗎?主權有這麼容易消失?你有聽說,台灣發給日本人一張外僑居留證,日本的主權就被削弱了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如果發證件能有效地削弱對方主權,那要不要多多歡迎中國大陸人民來台居住,我們一年發一百萬張「永久居留」證,中國大陸的主權就垮掉了?

我們都是台灣人,都愛台灣。但民進黨多年來很愛用一種分化排他的話術:「我說」你不愛台灣,你就不愛台灣;「我說」只有「我們」才是台灣人,所以「你們」就不是台灣人。這種憑己意到處指控別人不愛台灣的作風,根本就和「國民黨威權統治」時代到處指控人家是匪諜,是三合一敵人,沒啥兩樣。在綠色恐怖取代白色恐怖之後,現在居然異想天開要讓「黑名單」復活,實在令人無言。
廖元豪
作者

廖元豪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研究專長為憲法、行政法、反歧視法、移民法、美國公法。曾獲選中央社2006年「台灣十大潛力人物」,並兼任多處政府機關之人權保障諮詢委員。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