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社論】沒有什麼歧視是「剛好」的

2018/08/06 by 筆震編輯室
【社論】沒有什麼歧視是「剛好」的
民進黨立委蔡易餘日前冒出「中國從最近東亞青還是航線代碼一事處處打壓台灣,我們把陸配和外配做差別待遇,剛剛好而已啦!」此話一出,引起輿論大譁,嚴厲抨擊「票太多、「歧視」,而同為新移民背景的「外配」立委林麗蟬更是不中分化之計,力挺這些「不僅是台灣媳婦更是台灣孩子的母親」的陸配姊妹。甚至連民進黨中央都趕緊撇清,表示對蔡易餘的說法「無法認同」。

然而,這些抨擊對蔡易餘或是此類排外歧視言論,有遏止的效果嗎?如果不針對「蔡易餘們」的根源下手,恐怕很難。看看他在遭到排山倒海抨擊之後,不是還大剌剌地反擊說「歐美對不友善移民也差別待遇」?甚至看看網路反應,支持蔡易餘說法的鄉民還不少。可見他雖然在臉書上移除了爭議話語,但對這些說法並不後悔,也不害怕。相信日後有機會,他還是會繼續講各種歧視言論的。

為什麼?因為台灣的政治文化下,「歧視」(不管是對陸配、女性,或其他容易遭到貶抑的群體)本來就有票房。這就使得蔡易餘這種人知道,表面上仁義道德之外,去講一點「有格」的人所「不敢說」的話,可以爭取到某些選票。看看他另一則臉書留言「之前因為兩性議題發言失當得罪人的我,對於這議題我覺得不好解,也許我需要再被輔導」,擺明對自己的「失言」洋洋自得。所謂「我需要再被輔導」,根本就是「其辭若有憾焉,其實乃深喜之」嘛。再看看民進黨的反應,除了「無法認同」四字,加上重申「陸配也是家人」「我們對陸配很好」的口號外,有什麼糾正或懲處嗎?連「輔導」都沒有!以蔡易餘的政黨傾向與選民結構來講,輿論抨擊搞不好更讓他成為英雄!

這種「失言遭抨擊反而賺選票」的模式,當年的民進黨立院三寶(大寶林重謨、二寶蔡啟芳、三寶侯水盛)很擅長,今日的柯P超厲害,蔡易餘相信也樂此不疲。罵,是罵不倒他們的。因為當你罵他時,後面力挺的是某部分的選票,以及對此種言論非常包容的民進黨!

吳思瑤的的聲明說得好,陸配也是我們的「家人」。是的,但蔡易餘口中的「差別待遇」不就是民進黨堅持的政策嗎?馬政府時期,行政院早在2012年就把「陸配入籍年限比照外配」的草案送進立法院,但民進黨全力阻擋,使得這個法案無法通過。甚至在2016年,民進黨取得立法院多數時,又封殺了一次。你們何時把陸配當自己「家人」了?現在好意思說「家人」?你們對嫁進來的媳婦,會因為娘家的身分與行徑,就給他們差別待遇,用打壓媳婦來報復她的家人嗎?這不是鄉土劇惡婆婆的標準行為嗎?這種「家人」真讓人不寒而慄啊。

最重要的關鍵,就是沒有把陸配當成「家人」!陸配雖然來自中國大陸,但他們可曾打壓台灣?當然沒有!不但沒有,他們來到台灣,成為台灣人的另一半,在這兒相夫教子,工作打拼貢獻經濟,與我們共生共存。台灣繁榮了,他們一起享受經濟成果;台灣地震風災甚至遭受飛彈攻擊,他們也在我們「這一邊」共同承受。這些新移民不僅沒有打壓或出賣台灣;相反地,他們離開原本的家園,來到台灣,而且幾乎都等著想拿中華民國身分證。而要拿身分證,必須放棄「大陸人」的身分與戶籍,成為「台灣地區人民」,從此再也不能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進入大陸地區還要持「台胞證」。請問,這些如此「愛台灣」,愛到放棄自己原本身分的人,為什麼要因為「原籍」而成為中共打壓台灣的代罪羔羊?

台灣不用「家人」的角度看待新移民,不讓許多人的妻子、媽媽(當然,也有極少數陸配是男性,那就是丈夫與爸爸)在台灣受到平等尊重,這不是製造對立與疏離嗎?我們總是希望人人愛台灣,台灣要不要先愛這些跨海而來,與我們共同生活的家人呢?

這些道理,相信台大法律系高材畢業生的蔡易餘律師一定懂,人權口號朗朗上口的民進黨諸君也超懂。這種無謂的,無端的敵意,不是歧視是什麼?但他們就是看穿了「煽動仇恨對立」是自己某部分鐵票的由來,所以不僅不去改變,反而明裡暗裡地背書甚至煽動。他們沒看清的是,自己玩火自焚:現在民眾對「民進黨」、「蔡英文」有多麼厭惡反彈!原因呢?除了民進黨施政不當、態度傲慢以外,民眾對於成天與人民嗆聲對罵,又不會做事的政府執政黨,會用十倍的力量來奉還!

最後,從陸配或其他新移民的角度來看,這次風波前端的丁守中先生,也不要太沾沾自喜。在台北市長選戰中冒出「陸配應與外配相同待遇」,這個明明與市長權限無關,而應由立法院修法的議題,到底是幫陸配還是消費陸配,趁機把政治上很脆弱的陸配丟上火線去戳民進黨?馬英九政府在2012年就送出「陸配(最快)四年可拿身分證」的法案,您當年在立法院,為什麼多數的國民黨立委卻打不贏少數的民進黨立委,無法通過法案?你們至少要承認努力不夠,同時表示抱歉懺悔吧?民進黨立委堅持反對,不把陸配當「家人」的態度固然可惡;但國民黨立委諸君們,可曾發揮「多數」的意志與力量去實現「陸配是家人」的理念?如果,當時包括丁守中在內的國民黨立委,在那時都無法通過法案,確保陸配平等權益,現在如何讓人相信,您作為一個市長候選人,能夠改變這些法律制度?說一些您做為將來的市長,可能幫忙的事情吧。不要把陸配送上火線了—幫助弱勢群體的方法不是喊著送他們上火線!

沒有什麼歧視是「剛好」的。歧視的人總有萬般說法來為自己緩頰,而歧視也有著千絲萬縷的政治社會因素—在部分台灣人仍有無端敵意的情況下,拿地位脆弱,無力反抗的陸配來消費,這就是政客歧視的真正原因。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