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社論】政府傲慢擺爛,人民公投大戰

2018/04/23 by 筆震編輯室
【社論】政府傲慢擺爛,人民公投大戰
蔡英文總統。(照片來源:蔡英文Tsai Ing-wen臉書專頁)


中選會日前的委員會議,審查通過三項有關同志婚姻及性別教育,以及馬英九所提制定妨害司法罪的公投案。同時另外十個公投案也將舉行聽證。而環保署長李應元面對國民黨發起「反深澳電廠重啟公投」,悍然表示,可以來公投公投題目就設定「是不是重啟核四不要蓋深澳電廠」,若公投結果顯示大家真的都願意重啟核四、關掉深澳電廠,那他就願意下台。一時之間,公投沸沸揚揚,熱鬧之至,台灣人出頭天,人民自主聲音高漲,台式直接民主,看來欣欣向榮。

公投之所以這樣熱烈,當然是因為修正後的公民投票法,降低了(提出、成案,與通過的)門檻;同時也肇因於台灣社會意見的高度分歧與衝突。然而,正是因為社會高度對立分裂,公民投票在說得好聽的修辭(人民作主)下,也有著進一步撕裂社會的風險。從世界各國的公投經驗可知,公投在一個高度妥協包容的社會可以運用得很順利,但在原本就嚴重衝突的社會反而有著激化衝突、壓制弱勢、妨礙思辨對話的效果。代議士的言行,多少還要被輿論與公眾監督,但「主權者」選民在秘密投票的投票亭內,無須向任何人「負責」,往往敢把心中偏好(偏見?)赤裸裸地表現出來,還津津自喜—我是頭家,有誰能質疑我?以爭議最大的「同婚公投」來說,無論結果為何,社會在這個過程中,恐怕又要激烈衝突一番,實在頗令人憂心。

就此而言,我們就不能不指出,近來公投會如此熱烈的另一個因素:政府不負責!

代議政治本就提供了比直接民主更多的妥協對話機制,同時也要求執政者要負起決策及說服的責任。如果政府能夠體察民意,並且廣納雅言,讓各種對立的聲音都能在決策過程中被聽到、被考慮、被尊重,那社會的對立就會減少。然而這個政府是怎麼決策的?它先是鴨霸,獨斷獨行。當不同意見的人們要說話時,他們不是耐心傾聽,而是用拒馬鐵絲網來隔絕,說「將來選舉可以不要支持民進黨」,或放話「來公投,輸了我下台就是了」,傲慢十足。當司法院大法官做成釋字748號解釋,命政府依據憲法保障同性別二人婚姻自由的意旨,進行立法,這個政府不是積極研擬法案,而是裝死:拖了一年多還無消無息,沒有人知道將來保障同性二人「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會長什麼樣子。這種不作為,讓各方的人都焦慮又憤怒。

當原本應該設定施政順序並負政治責任的政府傲慢又擺爛,原本就欠缺信任的「人民之間」就更難對話妥協,只好各謀出路,把公投當成新戰場。以同婚議題而言,現在不僅是「同運」與「反同婚」的陣營對抗;甚至自稱同運的團體裡,也有以嘲諷為目的之「神聖婚姻公投」與「鼓吹投反對票」的不同路線之爭。看來百花齊放,應該很「多元」。可是以台灣言論市場的激化程度,加上公投本質上的衝突性質,在釋字748號解釋這個「定分而不止爭」的判決下,會廝殺成什麼樣子,著實令人憂慮。

為什麼大法官都已經訓令政府依解釋意旨去執行了,而我們又選出了承諾「婚姻平權」的總統,現在卻好像無政府狀態,要讓人民之間再對戰一次?又以能源政策來說,雖然是以反核為職志的政府,但當你無法提出讓人民對深澳燃煤電廠放心的說法,居然是說「那你們去公投啊」。這種「你要戰便作戰」,豪氣萬分的態度,是拿來對付敵人的,不是可憐用肺發電的人民啊。這個政府一下龜縮,一下傲慢,就是少了溝通、包容、負責這些民主政府該有的特質。人民只好自己用公投對砍,同時也不知道,在這個「公投結果仍待政府立法實現」的制度下,大家互砍得滿身傷痕後,這個政府會不會買單?還是繼續擺爛與傲慢,讓人民繼續廝殺?

公投是補充代議之不足,但代議政府的不堪,公投也救不了。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