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政治

陳師孟提名案代表的三大恐怖現象

2017/03/09 by 筆震編輯室
陳師孟提名案代表的三大恐怖現象
蔡英文總統補提名監察委員,捲起了政壇千堆雪,尤其是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的奇言怪行,更是將政壇秀下限的紀錄推到極致。單一個陳師孟提名案,背後代表了蔡政府上台後的三大恐怖現象,有志之士現在不站出來說話,未來對國家社會帶來的禍害將無窮無盡。
 
第一個恐怖,是蔡總統與民進黨廢除考試院、監察院的政治理念承諾,完全被政治酬庸取代,而一向音量特大的民進黨立委,卻集體噤聲,彷彿從未有此政治承諾存在。雖然這被譏僅為蔡政府諸多「髮夾彎」其中一例,但如果民進黨連如此重大,宣之多年的憲政改革都可以轉彎,以後任何政治承諾都可轉彎,民無信不立,這個政府往後任何作為,還有值得信任的可能嗎?
 
陳師孟還夸夸其言,說當初他也認為考試、監察兩院應該趕快廢掉,但近來他感覺到,監察院應該「廢物利用」。這樣一個不尊重監察權存在價值的被提名人,蔡總統還提名,這是什麼樣的政治態度?其餘還包括親民黨副秘書長劉文雄這樣明顯政治酬庸的名單,更是不值一論。
 
第二個恐怖,在於陳師孟直接點名挑戰司法,指黨產會在行政法院頻頻受挫,就是因為司法仍在當國民黨打手,他把矛頭指向司法人員,指控「經過國民黨長久洗腦教育,獨立辦案反而變成意識型態的包裝紙」,他如上任,要用監察權「掃除司法敗類」,要推動「除垢法」立法,讓「辦綠不辦藍」、判決前總統陳水扁與前交通部長郭瑤琪貪汙有罪的惡質、恐龍法官永不錄用。

陳師孟態度之囂張,立場之明確,讓人思之駭然。國民黨呼籲蔡政府,應審慎評估陳師孟心理狀態,是否適任監委?這話還說得客氣了,監察權的重要功能在監督行政權,是否依法行政、保障人權,陳師孟隻字不提監督政府,卻率先向司法叫囂,不但對自我定位認知不清,為陳水扁、郭瑤琪落淚的舉措,顯見政治意識型態仍是其心中圭臬,這樣的人如果出任監委,還能讓人民期待嗎?
 
第三個恐怖,在於陳師孟狂言後,司法院未能嚴詞駁斥以捍衛司法尊嚴。許宗力院長多年來在學界、在大法官任內素有清望,但被蔡總統提名為司法院長,立法院同意權審查時,曾脫口稱「黨產會不涉及犯罪,而是轉型正義價值的實踐,與無罪推定是兩回事」。司法正義的領袖全面肯定政治色彩鮮明的「轉型正義」,又支持執政黨將主要在野黨「推定有罪」的鬥爭策略,已經讓部分國人對許院長,是否會混淆政治、司法分際,有所擔憂。
 
正值此時,又看到陳師孟狂言點名司法人員,大扣黨國思想帽子。許院長作為司法界的大家長,是否該有適當表態?否則豈不默認陳師孟的所有指控?陳水扁數案、郭瑤琪案,有多少不同審級、不同期別的法官經手,陳師孟的指控,形同抹殺所有法官的專業與努力?但至今為止,雖然司法院曾經發出一篇溫和客氣的聲明稿,但陳師孟隨即施以更強烈無禮(理)的反擊,絲毫不覺自己的政治偏頗已經傷害了司法尊嚴。不少法官已經表示忍無可忍。司法院院長在此時,應以政治任命的司法大家長自居,嚴正地表示立場,以重新建立法官「院長挺我們」的信任。否則,法官的社會形象貶值,法官們的自我期許降低,絕非社會之福。
 
最後,對這三種恐怖現象,蔡總統與總統府不置一詞,政治意義昭然若揭。民進黨全面執政,時代力量作為側翼,國民黨積弱不振,反對黨形同全面潰散,陳師孟這樣的人事案看來是將輕騎過關了。但是我們要提醒,知識份子及輿論如對這三種恐怖現象無視,甚至漠視,對民主與法治傷害的反作用力,台灣社會未來付出的代價會更加恐怖。


 
筆震編輯室
作者

筆震編輯室

筆震之社論由主筆群持筆,主筆群之背景包括學者及各領域專家和資深媒體人等。
在當前充滿不安卻又滿有希望的台灣,以筆為劍,奮起戰鬥;我們相信,簡短有力不亂罵的文字,就如同亞瑟王拔出的石中劍,必能砍斷綑綁台灣的鎖鍊,讓台灣的輿論市場增添亮點。

相關文章推薦

同作者文章推薦

TOP